[編者按]不清楚就診流程、找不到對口科室、和醫生溝通效率不高……這些缺乏就醫常識的表現,您中了幾招?中新網健康頻道特推出“對話科主任”系列報道,減少您的就醫誤區,緩解“看病難題”,支招如何健康養生。
  [患者用抗生素觀念待轉變][兒童精神科醫師緊缺]圖片說明:左圖為北京朝陽醫院醫學研究中心博士導師、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或健康合作中心辦公室主任肖丹,右圖為北京大學中國藥物依賴性研究所臨床研究中心副主任醫師楊可冰。
  中新網9月3日電(健康頻道 劉旭輝)近些年, 隨著我國控煙政策的不斷增強,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煙草的危害性,戒煙也成了社會關註的焦點。不過,作為提供專業戒煙咨詢、治療和服務的場所,北京市各大醫院的戒煙門診則稍顯冷清。業內人士認為,公眾對戒煙門診的知曉率低,是造成戒煙門診“叫好不叫座”的主要原因,此外控煙政策還不夠完善、大多人對戒煙認識有誤,也是戒煙門診訪客稀少的重要原因。專家提醒,單靠意志戒煙難度較大、復吸率高,煙癮大的人最好能接受專業醫生的指導。
   戒煙門診服務多樣 普及度有待提高
  據媒體報道,8月30日晚從成都飛往北京的聯合航空KN5216次班機上,竟有乘客在飛機加油以及飛行過程中吸煙,該航班多名乘客表示對這種行為“十分氣憤、不理解”,更有網友調侃這是“把繩命放在雲端燃燒”。
  另有香港《文彙報》7月21日報道,美國佛羅里達州一名長年吸煙的男子18年前因肺癌在36歲時病逝,其遺孀後來控告全美第二大煙草商雷諾茲煙草公司隱瞞香煙會危害健康及吸上癮的事實,美國當地法院陪審團19日裁定,雷諾茲需向原告人賠償23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464.97億元)。
  都是因為吸煙的事,有人被輿論譴責,有人英年早逝,戒煙真的很難嗎?
  我國第一家戒煙門診1996年開設在北京朝陽醫院,據該院醫學研究中心博士導師、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或健康合作中心辦公室主任肖丹介紹,那時的戒煙門診每周僅半天時間,由一位醫生坐診,每天的門診量大約1~3人。目前,門診出診時間增加為周一至周五全天,安排2名專職戒煙的醫生負責出診,全年門診量可達1000人次左右。
  近年來,北京市醫療機構的戒煙服務陸續開展,尤其是2009年衛生部發佈《關於2011年起全國醫療衛生系統全面禁煙的決定》,指出開設戒煙門診或設立戒煙醫生是無煙醫院標準之一,隨後北京很多醫院都開設了戒煙門診。不過現實情況是,目前只有一些大型醫院的戒煙門診可提供正規的戒煙服務。
  一般來說,綜合性醫院戒煙門診出診人員為戒煙醫生、呼吸科、心血管科、神經內科、腫瘤科或精神疾病科的醫生。北京大學中國藥物依賴性研究所臨床研究中心、北京回龍觀醫院副主任醫師楊可冰介紹,精神類專科醫院的戒煙服務多設在精神科,目前除回龍觀醫院外,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安定醫院均把戒煙門診開設在了精神專科。
  據瞭解,戒煙門診可提供多項戒煙服務,如戒煙咨詢、行為干預、戒煙藥物等。有的醫院沒有條件開設戒煙門診,或是醫生沒有時間提供強化戒煙干預,可以向吸煙者提供簡短戒煙干預,如詢問並記錄就診者的吸煙情況,要求所有吸煙者戒煙,向吸煙者提供戒煙的健康信息,對於需要進一步干預的吸煙者,可推薦至戒煙門診或建議撥打世界衛生組織的戒煙熱線(4008885531)。
  多因素導致戒煙門診“叫好不叫座”
  目前,北京市有多家醫療機構開設了戒煙門診,如朝陽醫院、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回龍觀醫院、北京大學第六醫院等。不過,中新網健康頻道走訪過程中發現,大多數戒煙門診的來訪者數量並不多,日門診量多維持在個位數。楊可冰告訴中新網健康頻道,自己的門診主要看物質依賴,其中酒精依賴、安眠藥物成癮、止痛藥物成癮較多,單純煙草依賴每個月僅僅碰到幾例,而且大多數來訪者僅僅做咨詢,做專業治療的就更少了。
  儘管我國控煙力度不斷增大,控煙措施也在逐步完善,但是就目前現狀來看,煙民在我國依然是一個十分龐大的群體,抽煙依然是一種普遍現象。再加上煙草的危害是長期的、隱性的,如果身體不是特別難受,很多人就不會考慮戒煙。
  楊可冰告訴中新網健康頻道:“煙草的成癮性較強,但是對人體的危害要經歷長期的過程才顯現,不像酒精、毒品等精神成癮物,在短期內即可造成嚴重的軀體和精神危害。因此,抽煙的人除非出現了嚴重的呼吸系統疾病甚至腫瘤,才可能會戒煙,社會上的對煙草危害的宣傳,還不足以成為戒煙的動機。”
  另外,戒煙門診遇冷,和公眾對戒煙門診的知曉率低也有很大關係。現實生活中,很多人想要戒煙的時候,要麼單靠自己的意志力,要麼想要尋求專業的幫助,卻不知道該怎麼做。楊可冰介紹:“有一部分人有了戒煙動機之後,有可能找不到正規的戒煙機構,所以就去了呼吸科、心理科,實際上精神科有專門的戒煙門診。”實際上,要戒煙的人之所以沒有到精神科接受治療,除了對戒煙門診知曉率低之外,另一方面的因素,是很多人覺得看精神科是一件丟臉的事,由於戒煙到精神科,有“小題大做”之嫌。
  此外,很多人對戒煙存在認識上的誤區,認為只要決心夠大就能戒掉,於是出現了戒煙、復吸、再戒、再吸的惡性循環,最直接的後果就是對戒煙失去信心,對戒煙門診也持懷疑的態度。事實上,戒煙需要漫長的過程,需要專業醫生的指導,“埋頭苦戒”的方法不值得提倡。
  肖丹認為,隨著公眾對煙草危害性認識的提高,我國的戒煙服務還不能滿足公眾的戒煙需求,為了應對已有和潛在的戒煙需求,應該在多方面加強戒煙服務。例如,提高戒煙門診、戒煙熱線接線等人員的專業技能,針對特定人群,多途徑開展宣傳,包括戒煙服務獲得方式、戒煙方法等;擴展社區模式的戒煙服務,以及網上互動戒煙服務,提高戒煙服務的可及性;可將戒煙藥物納入國家醫療保障體系,開拓成本更低的戒煙藥品和戒煙療法。肖丹特別指出,開設獨立診室、安排專職人員、開展專業的戒煙培訓,是完善戒煙服務的重要措施。
   單靠意志戒煙難度大 復吸危害應重視
  有一部分煙民認為,只要意志足夠堅定,就能把煙戒掉,因此自己通過吃零食、抽電子煙等方法轉移註意力,以達到戒煙的目的。當戒煙失敗的時候,煙民會認為自己意志力不夠強大,甚至家人也會責怪“不自覺”。楊可冰提醒這部分人群,這是一種認識上的偏差,“很多戒煙的人都是強制性地不抽了,實際上煙草成癮有一定的機制,大腦神經系統形成了成癮的迴路。所以說戒煙是一個需要專業醫生幫助的工作,醫院有一套完善的流程,能夠幫助患者減少戒斷癥狀,增加戒煙的成功率”。
  一般來說,當患者到戒煙門診接受咨詢和治療時,醫生首先會對他的煙草依賴程度、可能的戒斷癥狀進行評估,之後確定是簡單的干預,還是進行風險提示。對於煙草依賴嚴重的患者,還可進行藥物治療,如酒石酸伐尼克蘭、鹽酸安非他酮等非尼古丁製劑,以及口噴劑、鼻噴劑等尼古丁製劑。戒煙過程中,還要定期隨訪和評估。
  另外,戒煙過程中,復吸的危害性不容忽視。生活中,許多煙民認識到吸煙的危害性,下決心戒煙者不在少數,但遺憾的是,一些人戒煙後沒多久,就發生了復吸的情況。楊可冰告訴中新網健康頻道:“戒煙之後尼古丁在人體內的含量降低了,對身體的影響就沒有了,再一次抽的時候影響又來了,身體就得調整,以重新適應對尼古丁的攝入,身體會受到很大的消極影響。”
  肖丹介紹,吸煙者在戒煙過程中常會遇到一些障礙,戒斷癥狀是最大的一個。戒斷癥狀是吸煙者在停止吸煙或減少吸煙量之後出現的一系列難以忍受的不適癥狀,如吸煙渴求、煩躁、抑鬱、坐立不安、註意力難以集中等,在戒煙第一周最為明顯,持續約1個月可逐漸減輕消失,但是部分癥狀,如吸煙渴求,可持續較長時間。除了個人的調適之外,到醫院接受專業醫生的指導,必要時可服用相關藥物,是減輕癥狀的重要方法。(中新網健康頻道)  (原標題:北京戒煙門診“叫好不叫座” 公眾知曉率低或為主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14elktpl 的頭像
el14elktpl

mikli

el14elktp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